把她身体折成跪趴,双腿拉到头顶大字绑在床头

发布时间:2020-02-07 14:27:54

竟然争不过一个刚开业的小药材公司,此事若传了出去,往后,自已的脸还往哪搁。

但是,他又不能够像对方一样报出高价,因为,以前他出的费用是十块,当今若是也报出五万的费用,那岂不是打自已的脸?一时间,竟然走投无路,心急如焚。

“钱掌柜,你若能出四万,我这棵红线草就卖给你了。”陆凡突然说道。

“四万?当真?”钱掌柜一愣,心中惊奇,没想到对方不但不计算自已压价,还便宜了一万块钱。

古长海也是满脸不可思议,对方的穿戴打扮,能够看出其家里经济条件并欠好,可为什么放着五万不卖,却要卖四万呢?

陆凡并不理会二人的脸色,连续说:“除此以外,门口那些根茎我要带少许走。”

“行,小兄弟,你尽管拿,一切带走都没疑问。”钱掌柜觉得眼前这小农人实在太心爱了,减了一万块就为那堆腐坏的根径,公然是个没见识的土包子。

同时,心中痛恨起古长海,若不是他突然横插进来,自已何须多花辣么多冤枉钱,一个刚开业的古氏药材竟敢跟他们对立,看来今后要给对方少许苦头吃,让他们明白,在这西河县谁才是真正的老迈。

他不怀好意地瞪了古长海一眼,走进柜台内,拿取现金。

钱掌柜的眼神,古长海根本没放在眼里,他若有所思地盯着正在挑选腐坏根径的陆凡,眼内精光微闪。

陆凡只拿了三块拳头大小的玄色根径,当心地装进编织袋内,钱掌柜也把钱筹办好了。

收了钱后,陆凡便直接回身脱离。

古长海也快步跟了出去。

但是,出了大门后,陆凡的身影就不见了。

古长海到处看了一圈,仍旧不见对

方的身影,心中惊奇。

之后,他叹息了一声,只好往自已公司走去,同时,心中愈觉察得那位少年很不简单。

“陈腐板,你是在找我吗?”

还没走出多远,前面突然传来陆凡的声响,让古长海吓了一跳。

他发掘这里并无叉路,对方是什么时分站在这里的,他内心迷惑,一时间忘了回覆。

“陈腐板,你是不是对刚才的事感应奇怪?”陆凡连续问。

陆凡觉得古长海为人实在、豪爽,就想将别的的药草卖给他,因此特地在这里等对方。

“还请小兄弟解惑。”古长海回过神后,连忙说着。

“陈腐板,你看这是什么?”

陆凡拿出一块玄色的根径,用手一捏,坚挺的玄色表皮直接零落,暴露里面黄澄澄的晶体。

陆凡的手法让古长海心中一惊。

那玄色的根径是何首乌的根,看它的模样,安排的时间应该非常久了,表皮已经坚挺如石,但是,对方竟然只用两根指头就捏碎了,这得多大的劲道。

可当他看到里面的黄色晶体时,眼瞳蓦地一缩:“这……这是砂晶?”

陆凡笑着点了点头。

“呼!”古长海深吸了口吻,心中无比惊奇。

要晓得,砂晶虽然也是药材,但它却不是从土里直接长出来的,而是伴生在根径类的药材中。

从表面上来说,任何根径类的药材里面,都有可能长出砂晶,可实际上,这种可能性是非常非常的低,因为砂晶的形成条件太复杂了,这也造成了,砂晶的费用非常昂贵,拳头大的一块,起码要卖到五十万以上。

刚才,对方拿了三块根径,岂非这三块根径里面都有砂晶?如果是真的,那这名少年真是太可骇了,以一棵五万左右的普通药草,换得了一百五十多万的砂晶,真是赚了天大的便宜,钱掌柜若是晓得了,定会气得大吐血。

“小兄弟……。”

“我叫陆凡。”

“咳,陆凡小兄弟,你是怎么晓得这里头有砂晶的?”

“我猜的。”

“……。”

古长海固然不信对方是猜的,不过,他并不在意,因为,每片面都有少许属于自已的隐秘。

能够从几百个腐坏根径中,准确地挑出三个含有砂晶的根径,这足以证明,少年绝非常人。

如此人才,让他这位,从港城大家属里出来的大少,都有些不淡定了,连忙取出一张金黄色的名片,笑着递了以前,说:“陆凡兄弟,公然非同常人,不才是古氏药材的负责人古长海,很雀跃能分解你。”

“纯金的!”名片上传来的质感,让陆凡心中惊奇,看来对方的身份很不普通,也笑着说:“陈腐板,您好!不过,往后或是直接叫我陆凡吧”。

“好,你也别喊我什么老板,我比你大,你就叫我古兄吧。”

陆凡点头同意。

“陆凡,不知这三个砂晶,你有没想卖呢?”

古长海是个药材商人,如此珍稀的东西,他天然不会放过。

“不卖。”陆凡不消考虑,直接就拒绝了。

砂晶是他熬制简化版凝气丹的必需之物,也是五种药材中起码见的一种,这次运气好,一会儿获得了三块,不过,他打算都留下自已用。

古长海听了,满脸扫兴,但他并不怪对方,只是有些好奇,对方要这些砂晶有什么用。

陆凡又说:“我这里还有十几棵自已培育的药草,倒是能够都卖给你。”

“十几棵?额……好,我们先到我公司去。”古长海笑了笑,说着。

他对陆凡那十几棵自已培育的药材,根本没放在心上,其最主要的目标,是想邀请陆凡去他那坐坐。

陆凡并不在意,只是点了点头,便随着他向古氏药材公司走去。

赵氏药材公司内。

钱掌柜仍然在欣赏着柜台上的红线草,他越看越满意,满脸激动之色。

这时,一道肥壮的身影走了进来。

若是陆凡在此,定会认出此人即是江海霞的表哥。

“老钱,你在傻笑什么?”

赵布仁发掘自已走进公司后,钱掌柜竟然没主动跟他打呼喊,脸上马上有些不雀跃了。

“啊!是少爷。”钱掌柜一惊,随后,脸上马上暴露奉承的笑容:“少爷,你快过来,看看我今天收到了什么?”

赵布仁迷惑地走了以前。

“卧草!这……这是红线草!怎么这么大!”

“少爷,这即是红线草,是从一个小农人的手中收到的,一共花了四万块得手,据说是从神农山深处采到的。”

“好,老钱,做得好,不愧是我赵氏药材的金牌掌柜,本少要好好赏赐你。”

“嘿嘿!多谢少爷。”

钱掌柜想了想,又说:“原来是不需要花消四万的,都是那姓古的,即是古氏药材的老板,从中作梗,这才多花了冤枉钱。”

“古氏药材?那不是近来才刚开业的公司吗?”赵布仁想了半天,这才记起来。

“对,即是他……。”钱掌柜将以前的事情,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。

“尼玛,一个外来户,竟然欺压到本少的头上,不给他们点色彩瞧瞧,还以为我赵氏药材是软柿子。”赵布仁眯着小眼,满脸阴寒之色。

说着,他直接取出手机,拨出一个号码。

陆凡随着古长海来到了古氏药材公司。

通过路上的谈天,得知古家公然是港城的一个大家属。

他们家属世代经商,各行各业都有涉及,但主要是做生物制药,因此,每一年都需要从全国各地收购大批的药草。

西河县这个点是前不久刚开的,由于时间太短,公司的事迹很欠好,根本竞争不过内陆的几家药材公司,因此古长海时常会下到乡下,去拜望少许药农,但是,效果不是很好,他为此事伤透了脑子。

古氏药材地点的地点有些偏僻,不过,处所倒挺宽阔,大堂内也摆着一排斩新的木制药柜,散发出淡淡的木头香味,但是,里头的药材却少的不幸,看来,他们的生意的确暗澹。

古长海领着陆凡来到茶几旁,正要坐下。

这时,连续窜仓促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响响起。

“哥,欠好了,以前联系好的药农们,都打电话来说,药材不卖给我们了。”

一个身着玄色OL职业套装的佳走上前来。

这佳身段高挑,五官细腻,尤为,是那双完善无瑕的大长腿,简直能够完爆任何专业模特。

通过以前的谈天,陆凡晓得此人是古长海的妹妹古梅,昨年MBA刚毕

业,得知哥哥要到这里开药材公司,便主动跟过来帮忙,通常,古梅负责公司里的事件,古长海则负责表面的业务。

“什么?不卖了,怎么回事?”古长海一惊,眉头紧皱。

这几个药农是他这段时间花了好大价格才联系到的,原来都谈好的,怎么突然变卦了?

古梅还未回覆,她身上的手机响起。

接过电话后,她那两道柳眉却皱得更深了:“据我了解到的消息,说是赵氏药材威胁他们,不让他们将药材卖给我们。”

“赵氏药材?真是卑鄙的小人。”古长海一愣,很快就想到了原因,又说:“我们的收购价比赵氏药材更高,岂非他们有钱都不赚吗?”

“据说,赵氏药材的少爷用了见不得光的手段,威胁他们,因此……。”古梅无奈地耸了耸肩。

古长海苦恼地搓了搓脸,说:“工厂那边正在赶制一批精华素,这里的药材效果最好,必然要尽全力拿到药材。”

这时,一名事情职员急急忙地走过来,说:“老板,门口来了一名叫朱长贵的药农,拉了一大车的药材,说是能够卖给我们,但费用要别的再谈。”

古长海一听,马上来了精力,说:“走,看看去。”

临走前,他给了陆凡一个眼神,让对方一起出去看看。

陆凡点了点头,跟了以前。

门外停着一辆农用车,拉着满满的药材。

“你即是陈腐板?”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走过来问。

“正是。”古长海看着车上的药材,脸露喜色,又说:“朱老哥,这些药材的费用,你打算要多少?”

朱长贵伸出了一只手,说:“原来的五倍。”

“什么?五倍!我们原来谈好的费用,已经比其余公司高出了一大半,你这也太黑了吧!”古梅一听,马上生气地说。

“嘿嘿!我也晓得这费用是高了点,不过,谁让你们得罪了赵氏药材,我当今但是提着脑壳跟你们经商啊!如果你们接管不了,那就算了。”朱长贵一脸无所谓的模样。

古长海脸色阴森,现在环境紧急,工厂那边急着需要这些药材,想了想后,问一旁的验货员:“这些药材都抽检过了吗?”

“都检过了,品质上等。”验货员说。

“古梅,给他钱。”古长海无奈地挥了挥手。

 文学

“哥……,好吧。”古梅叹了口吻。

“等等!”

这时,连续没吭声的陆凡,突然启齿。

 文学

古长海一愣,不解地望着对方。

“古兄,这些药材有疑问,不能够要。”陆凡直接说道。

“有疑问?但是,我们检测过了。”古长海迷惑地看着他。

“你胡说,这些药材我都抽检过,都是上等货。”检测员瞪着陆凡,满脸

怒容。

“哥,小兵是检测过了,我亲眼看到的。”检测员小兵是古梅招来的人,古梅天然相信他。

“古兄,你若信我,就再验一次。”陆凡淡淡地说着,要不是看在古长海的份上,他根本就不会说这些话。

陆凡的才气,古长海是见识过的,因此,他开始夷由起来。

朱长贵吐了口唾沫,嘲笑着说:“陈腐板,你若是相信这小农人的话,那就别买这些药材了,当我没来过。”

说着回身就要上车脱离。

“等等。”古梅急忙劝住朱长贵。

她脸色不善地瞪了陆凡一眼,要晓得她但是MBA卒业的,对证量这块尤为垂青,连续都是她亲身监督着。

而且,她还花重金,购买了非常先进的仪器,就连检测员也是她亲身到关联的学院中招来的。

眼前这位小农人竟然质疑药材有疑问,那不在打她的脸吗?

她并不清楚陆凡跟古长海的干系,便认为陆凡只是个卖药材的普通小农人。

她生气地说:“哥,这人在胡说,药材品质必定没疑问。”

陆凡笑了笑,不再多说什么,归正真相已经点明了,古长海若真得不信,那只能怪自已看走了眼,编织袋内的药材他也不会再卖给对方。

古长海看了眼妹妹,最终,或是选定相信陆凡,说:“再验一次,古梅,你亲身去验。”

“哥……!”古梅满脸委曲,同时,心中有些惊奇,这小农人是什么人,她哥哥竟然如此相信他。

古长海笑了笑,说:“不是哥不信你,只是这批药材很紧张,不能够有涓滴不对,再验一次也花不了多少时间。”

一旁的小兵及朱长贵都脸色不善地瞪着陆凡,而且,眼神深处都流暴露一丝惊悸。

古梅脸色不悦,傲挺的前胸微微升沉着,她恨恨地对陆凡说:“这次我亲身去验,若是验不出什么疑问,我定饶不了你。”

二十多分钟后,古梅满脸怒容地拿着化验报告走出来。

“怎么样?”古长海问。

“药材……真的有疑问!其药效惟有正常药材的百分之十,而且,在药材表面还发掘了有毒的化学成份,彰着是被泡过色素的。”古梅满脸羞愧地说。

“小兵?”古长海脸色阴森地吼道,幸亏自已相信了陆凡的话,否则,一旦这些药材运到工厂去,那结果不堪假想。

“陈腐板,古小姐,这事可不怪我,谁让你们得罪了赵氏药材,我也是被逼无奈啊。”小兵一脸惊悸,说完后,直接跑路了。

朱长贵发掘事情败露,也未几说,直接坐到车里,策动车子,一脸阴寒地看着陆凡:“小农人,你死定了,敢坏了赵少的功德,有种你别走。”

陆凡咧了咧嘴,暴露一口白牙,上前几步:“你说的赵少,即是赵氏药材的老板吧,你让他放心,一时半会儿我还不会脱离,就在这等他,对了,我叫陆凡。”

朱长贵差点没让自已的口水呛死,他见过跋扈的,可从未见如此跋扈的,这人岂非是白痴吗?不晓得赵少在这西河县的能量有多大吗?

可看着对方的森森白牙,他身上竟然没来由地起了寒意,便急忙开动车子,逃也似得脱离了。

“赵少但是西河县的地头蛇,你真得不怕?”

一阵幽香传来,古梅走到他跟前,满脸好奇。

“我即是个小农人,有啥好怕,那什么赵少,若真敢来,我保管会让他影象终生。”

陆凡笑了笑,满脸不介意。

古梅一愣,更加想不明白了,对方身段孱弱,看模样又没什么背景,到底凭什么不怕。

她遥了遥头,不再去想,但心中决意,若赵少真来报复陆凡,那她古氏药材定会尽全力帮忙。

这时,她又想到了一个环节的疑问。

“你是怎么看出那些药材有疑问的?”

“我猜的。”

“……。”

古梅气得跺了跺脚,嘟着嘴说:“不说就算了,有什么了不起。”

古长海笑着得救:“我这妹妹惯坏了,脾气欠好,你别跟她普通见识。”

陆凡摆了摆手,随着对方走进大堂内。

望着古长海颦眉促额的模样,陆凡问:“古兄,你当前还差多少药材?”

古长海叹了口吻:“起码需要二吨,而且,要在五天内凑齐。”

五天二吨,陆凡心中计算了一番后,说:“这些药材我帮你搞定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你能搞定?”古长海大吃一惊,尽管他已经非常高看陆凡了,可或是想不出对方怎样能在五天内拿出二吨的药材,要晓得,二吨的药材可不是小数目,就算是赵氏药业这样的大公司,想要办到也不是件轻易的事。

古梅与大堂中其余的事情职员们更是满脸懵逼,要不是陆凡以前的阐扬惊人,那她们定会认为对方是个疯子。

面临众人受惊的眼神,陆凡并未注释,只是把随身佩戴的体例袋提了过来,将里面的药材拿了出来。

“这……这岂非是砂晶!”当古梅看到对方拿出三块黑乎乎的东西中,其中有一块暴露黄澄澄的一角时,马上瞪大了眼睛。

接下来,陆凡又拿出了十几棵体型硕大的药草。

古梅一看,整片面直接石化了,呆立当场,樱桃小嘴瞬间成了O型。

一旁的古长海一样是倒吸了口凉气,以前,陆凡卖出的红线草就让他受惊不已,此刻,对方竟然又拿出了十几棵,比红线草还要大很多的药草来,让他震惊得说不出话。

好一会儿后,他才用颤抖的声响问:“这些即是你以前所说的,自已培育出的药草?”

陆凡点了点头。

古长海狠狠地搓了搓脸颊,总算让自已镇定了少许。

他当心地捧起一棵药材,仔细地观察起来。

未几时,他的心中再次掀起波涛汹涌。

这些原本都是一年生的草本药材,竟然被对方培育成具备十几年年份的老药。

这个少年毕竟什么人,会有如此壮大的手段?

古梅好不轻易回过神来,快步走上前,仔细地看着地上的药草。

地黄草、龙须草、车前草……。

越看心中越是震惊,她是常识份子,只相信科学,但是,眼前这些体型超乎平凡的药草,从科学上根本注释不了。

她心中或是无法相信,便问:“陆凡,这些药草的药效怎样?”

陆凡自信地说:“非常的好。”

“我能拿些去检测吗?”古梅说。

“没疑问。”对育灵术培育出来的药草,陆凡统统放心。

古梅当心地取下少许药材后,再次进来化验室。

十几分钟后,她满脸惊奇地拿着化验单

走出来。

“天哪!这药草的药效竟然是普通药草的二百多倍,而且,它还含有很多珍贵的微量元素,简直太神奇了。”

“陆凡,这药材你是怎样培育出来的?”古梅走到陆凡身边,眼神中满满的崇拜之色。

陆凡笑了笑,风轻云淡地摆了摆手。

育灵术但是他的隐秘,怎么可能吐暴露来?

“妹妹啊!这是陆凡老弟的独家秘方,你就别冲破沙锅问到底了。”古长海笑着,又说:“陆凡,这些药草你有多少?”

陆凡想了想,反问:“古兄,你折算一下,若是都用此类药草供应给工厂,最终需要多少?”

古梅说:“若都是此类神奇的药草,那只需半吨,哦不,只需要三百公斤,足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