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腿分到非常大绑住,把她身体折成跪趴

发布时间:2020-02-07 14:26:54

长光阴的承受着煎熬,哪受的了李苏这种嘲弄。

以至于在揉捏的第一光阴,就感觉到娇躯全部愿望的火焰,都冲着身下去了。

那种火暴,直让她感觉那处所好热,甚至有些烫。

但更过分的是,随后周莉还感觉到翘臀被什么器械给迟滞着,而且持有硬化的立场。

都不消去看,单凭感觉她就能回味起下昼在店里看到的那种火暴。

好过瘾,哪怕仅是在脑海中回想一下,周莉都以为好过瘾。

尤其是陪着胸前李苏赐与她的揉弄爱抚,那种感觉就好比前方加油底下燃烧,简直要将她整个人整具娇躯甚至于整条灵魂都给烧透了。那种愿望的火焰,前所未有的猛烈!

而这时分的李苏,则凑上嘴巴,在周莉耳畔轻轻吻弄起来。

在吻弄着赐与周莉刺激的同时,也对她小声说道:“表婶,让我弄弄吧,弄不坏的。你那里辣么寥寂,我这里这么空虚,只有让我进去,咱们恰好能知足彼此的需求,多好。”

这种犹如妖怪般的蛊惑,让周莉痛苦到想哭。

她愧疚于自己在国外打工的丈夫,也痴馋于李苏那火暴的身下。

此刻她真的好纠结,完全不知道该怎样是好了。

但是李苏鲜明也不需求周莉做出决意,自己赞助她做出决意就好了。

下一瞬,李苏就伸手掀翻了周莉的裙子,腾出一只手来强行摸向了她的身下。

当手中感觉到那种温热而又迷人的娇嫩后,李苏更火暴了。

“表婶,你看这这有多美,让我狠狠的X你的小XX,让你感觉到迷人的快乐,好不好?”

周莉大羞,使劲的摇头,更是急声的回绝着。

“李苏,李苏咱们不可以这样的,你别摸我那里,我是你的表婶啊,你不可以的!”

李苏哪还顾得上这些,他现在就想爱死周莉,活活的爱死她。

于是下一瞬,他就不顾周莉的制止,强行把手掌探进了周莉的丝袜跟小裤里面。

零隔阂的,他狠狠感觉着周莉的那里,享用着那种撩人的迷醉。

与此同时,他的行为也带给了周莉难以言喻的曼妙感觉。

这种爱的渴望,不正是她苦苦煎熬中所等候的吗?

只是想起远在国外打工的丈夫,她真的好愧疚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。

她只能旖旎的恳求着李苏,“李苏,你别弄了,我用手帮你,我用手帮你,求你了……”

像她这么娇滴滴的大佳人,果然主动恳求着用手帮李苏,这不得不说是一件使人心动的事情。

 文学

只惋惜,眼下李苏要的不是周莉那只温润的小手,他要的是周莉那已经逐渐湿润的娇媚……

双指不停爱抚拨弄着,直让周莉痛苦到死去活来的。

“李苏,李苏你不可以这样,我是你表婶,我是你表婶啊!”

“我结婚时你还抢我喜糖吃了,你不可以这样对我,咱们真的不可以做那种事儿的……”

周莉不停旖旎的恳求着,那双裹在黑色丝袜里的玉腿更是有些哆嗦。

哆嗦不是因为畏惧,不是因为重要,而是因为在李苏的刺激下她承受不住了。

这一点,从她已经湿润的小裤和丝袜上就看的出来。

但是李苏又何尝忍的住,这个时分李苏简直是要憋爆了。

于是在随后他就撤出了揉弄周莉身前的那只手,随即褪下了自己的裤子。

与此同时,他还对周莉说道:“表婶,正因为我抢过你的喜糖,因此我得还给你。”

“你当时让我感觉很甜,我今天也要让你感觉到很甜,我要让你不待愧疚的快乐着!”

李苏心里真是这么想的,在他看来,周莉明明忍的很费力很想要,但是纠结于丈夫却强忍着回绝,这让他感觉到很疼爱,只想好好的爱下周莉,爱到周莉开释出娇躯内的愿望火焰。

固然,不可否定的是他也是在韩绮那被熬到不行了,因此才会有这样火暴的冲动。

下一瞬,伴随着裤子的脱落,李苏也把周莉身上的黑丝袜跟小裤给强行褪了下来。

周莉本能的想要制止,但终究也拗不过李苏的对峙,强行给她褪了个干净。

丝袜跟小裤都离开了娇躯,她那媚然的身下也就完全露出出来。

附近墙上有面镜子,于是李苏就周莉强行抱到近前,左手更是搬起了周莉的左腿。

“表婶你自己看,你那里多美、多性感,而且已经馋到不行不行的了。”

“因此别恨我,因为不但你馋,我也馋,我真的好想要你!”

看到镜中的自己身下,周莉羞到俏脸险些要滴血。

她真的是没办法了,尤其是被李苏搬起腿来,将那处所的娇媚完全展现出来。

这种极尽的羞涩,让她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,再也无法面临李苏。

周莉无法面临,但是李苏却乐于面临喜于面临,辣么娇媚辣么迷人,今晚如果不赐与周莉爱的打击,那他就真的不是个男子了!

于是在随后,他就把周莉上身的T恤也给脱了,黑色胸杯更是猛地一把扯下。

在那两蓬娇媚还在周莉身前荡漾微颤的时分,李苏就猛地伸出双手扣住了,竭力亵玩揉弄,直把周莉给玩到歇斯底里的,不可以自已的发作出醉人的嘤咛声。

尽管很刺激很旖旎,可她还是想请求饶,有望李苏能够放过她,不要强行进入她身子。

但至于为何这样喊,她也不清楚了,只是下认识的这么喊着。

但是对于李苏带给她的猛烈刺激,却又很是喜欢,让她不由得的把美眸都闭合了。

望着镜中周莉娇媚动人的表情,李苏再也把持不住了,他也不需求把持。

双手狠狠亵玩揉弄的同时,李苏双手也猛地往下一拽。

周莉胸前就在他手中着,李苏猛拽她吃痛,固然是跟着下哈腰身。

可这腰身一弯,死后就不自觉的撅了起来。

当认识到自己眼下哈腰撅腚的动作后,周莉顿时羞慌的瞪大了眼睛,认识到了什么。

她羞声大喊,“李苏,不要,不可以进入的,你不可以进入,我是你的表……”

婶字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,随后就有娇媚的欢吟声绽放在了房间内,带来春的旖旎……

那一瞬间娇躯的被添补,直让周莉感觉胶葛自己已久的寥寂,终究被驱逐了。

随之而来的,则是她等候已久的知足感,以及前所未有的添补感。

真的好过瘾,感觉都要给撑破似的,直让她痛到本能的娇呼着,金莲丫甚至都紧缩在丝袜里。

“好痛,你弄的我好痛……”

周莉的痛呼声传进耳朵里,李苏却是愈发的亢奋。

他都没有半分休止的行为,直管在周莉的娇躯内火暴的打击了,占有着。

占有属于周莉的娇媚,也体味属于周莉的迷人韵味……

但是短短三分钟以前后,周莉就完全火暴了,更是主动伸出双手,竭力在李苏身材上摸索着。

“李苏,李苏,李苏……”

一遍又一遍的,周莉尽管招呼李苏的名字,却不赐与任何实质性的内容。

但是李苏却清楚,周莉也是要来了,她所等候的爱朝终究要来了。

究竟上也确凿云云,再李苏夹紧打击了数分钟后,周莉完全火暴开来。

她疯魔了,嗷嗷的喊叫着,就犹如要打人似的,但她现实上并不是要打人,而是抒发亢奋。

这一刻周莉真的好知足,前所未有的知足,甚至都不敢想象,跟李苏在一起果然会辣么的快乐,以至于她不由得的媚然说道:“李苏,表婶爱你,表婶好爱你,你狠狠的给我,今晚表婶整个人都是属于你的,好好的爱我,爱死我我也愿意!”

不但周莉愿意,李苏也愿意。

望着已经被自己给征服的周莉,李苏连忙更足了,直接顶着她娇媚的身子,把她那具媚人的胴体给抱到了卧室内。紧随其后的,就是一声快乐起一声的快乐娇吟,绽放春的媚意……

当全部都收场后,光阴已经以前了两个小时。

粗犷,暴力,恐怖,狂嗨……全部是词不是词的,但凡周莉能想到的,此刻用在李苏身上她都以为不为过。看起来辣么秀丽讨她喜欢的男子,果然带给她无与伦比的情爱体验,这点是她先前无论怎么幻想都幻想不到的。

躺在床上,抚摸着正在胸前猖獗亲吻的李苏,周莉脸上表现出了知足的笑脸,更是伸手轻轻抚弄着李苏的脑袋,感觉着刚刚赐与她猖獗刺激的小男子。

尽管心里对丈夫依旧有所愧疚,但是周莉已经想好了之后的结局。

只是她不说,她今晚不想提那种事情,她只想好好的跟李苏深爱着,享用着一夜的快乐。

究竟上,李苏在她胸前的吻弄,也让她再度有了爱的渴望。

尤其是眼下已经知道了李苏能带给她怎样的刺激体验,因此就愈发的等候了。

哪怕身下已经有些痛了,但是她依旧愿意。

就犹如她随后对李苏魅声说的那样,“李苏,今晚我是你的,狠狠爱我,我还想要一次,不消怜惜我,使劲,即是被你活活弄死我也毫不勉强。”

这话说的让人亢奋,但现实上真的再次开启战争一个小时后,嗷嗷求饶的也是周莉。

“我不要了,我好了,宝贝儿我好了,我真的不要了,你别弄了,我好痛,那里都快磨破了!”

李苏才不管这个呢,他眼下想的,即是用非常情意的投入,享用周莉非常娇媚的存在……

这一宿,但是把周莉给糟蹋了个死去活来,直至清晨四点多了两人这才睡去。

这天夜晚周莉睡的好安静好舒服,直感觉是这辈子非常非常惬意的一觉,真美。

李苏同样也是舒坦到不行,心里的愿望火焰得到了极尽的开释。

只是在第二天早上醒来时,意外的事情却发生了……